当前位置: 中药材网 > 中药炮制 > 白石英炮制方法与饮片性

白石英炮制方法与饮片性

药材来源:白石英为矿物石英Quartzalbum。主含二氧化硅。全年均可采挖。采得后,除去杂石,挑选纯白色的供药用。

古代炮制方法:唐代有蒸法:捣,绢下之,瓷器中研令极细熟,以生绢袋于铜器之中水飞之,如作粉法,治此三度,研讫澄之,渐渐去水,水尽至石英,晒得干,看上有粗恶不净者去之,取中央好者,在下有恶者亦去之,更研堪用者,使熟白绢袋子盛,著瓷碗中,以瓷碗盖之,于三斗米下蒸之,饭熟讫出,取悬之使干,更以瓷器中研之为成(《千金》);水飞(《千金翼》);酒淬:以坩土锅子盛石盖头,炭火烧之……烧石令赤,即投无灰酒中……(《千金翼》)。宋代有酒浸:白石英十两,捶如大豆大,以瓷瓶盛,用好酒二斗浸,以泥重封瓶口,以马粪及糠火烧之,长令酒小沸,从卯时至午即住火《圣惠方》);水飞、牛乳煮:白石英五两,打碎如小豆大,以牛乳三升水五升相和,于银器中慢火煮石英,以乳水尽为度,取出用井花淘挑曝干,细研如粉(《圣惠方》);打碎如米粒(《局方》);猪肚煮:白石英四两,通明者,以生绢袋盛,用雄猪肚一个以药入线缝定煮熟,取药出,再换猪肚一个,如前法煎煮三煮了,取药出,控干,研(《三因》)。明、清常用煅、火煅醋淬,如入药少火煅,醋淬七次,水飞用(《入门》);煅过水飞(《逢原》);亦有酒淬:坩埚内火煅酒淬三次,人瓶内密封(《本草述》);牛乳制法:密绢盛以牛乳三升,酒三升,同煮至四升,去石……(《握灵》)。

现代炮制方法:

1、白石英:取原药材,除去杂质,洗净,干燥,研碎或捣碎。

2、煅白石英:取净白石英,置罐内,用武火加热,煅至红透,取出,放冷,捣碎。

3、醋白石英:取净白石英,捣成小块,置耐火容器内,用武火加热,煅至红透,取出后立即倒入醋内淬酥,捞出,干燥,粉碎成粗末。白石英每100千克用醋30千克。

饮片性状:白石英为不规则碎块或粗末状,具棱角,乳白色,表面不平坦,有脂肪样光泽,质坚硬(硬度7),体重(密度2.65g/cm3),不易打碎,断面与表面色泽相同,用其棱角可刻划玻璃。气、味皆无。煅白石英呈细粉状,色白,质重。醋白石英,形同煅白石英,色黄白或白色,具醋气。

炮制目的:白石英性味甘温。归肺经、肾经、心经。具有温肺肾,安心神,止咳逆,利小便的功能。用于肺寒咳喘,肾虚阳痿,消渴,心神不安,惊悸健忘,小便不利,风寒湿痹。

生、煅白石英功用基本相同,煅后使质地酥脆易于粉碎,利于煎出药效。牛乳制白石英能增强补虚作用,多用于虚损疾病。酒制能增强利血脉、下水气作用,多用于腹坚胀满,风寒湿痹。

应用选择:

1、生、煅用

(1)肺寒咳喘:常与五味子、麦冬、干姜、白茯苓、附子、甘草等同用,能增强温肺散寒、止咳化痰作用,可用于肺气虚弱,寒痰留伏,咳嗽气促,畏寒背冷,四肢少力,如白石英散(《鸡峰》)。或白石英一味,煎汤饮服,可治形寒饮冷,肺气冲逆,作咳作喘(《青囊秘方》)。

(2)心悸健忘:常与朱砂同用,能宁心安神,可治上膈风热化痰而致心脏不安,惊悸善忘,如石朱散(《简要济众方》)。

(3)虚损乏力:常与磁石(火煅醋淬)、阳起石(水飞)、干地黄、石斛、五味子、肉苁蓉(酒浸炙)、菟丝子(酒浸)、五加皮、巴戟、桂心、人参(去芦)同用,能助阳气,补不足,可治虚损乏力,如白石英丸(《圣惠方》)。配伍人参、藿香叶、白术、芎劳、紫石英、甘草、细辛、石斛、菖蒲、续断,可治心气虚,精神不足,健忘,阳痿不起,懒语多惊,稍思虑即小便白浊,如白石英汤(《总录》)。

(4)消渴:常与芒硝(另研)、凝水石(另研)、赤茯苓(去黑皮)、人参、地骨皮等同用可治消渴经年,饮水不止,如白石英丸(《总录》)。

(5)小便白淫:常与肉苁蓉(酒浸焙)、泽泻、韭子(炒)、白粳米同用,可治小便白淫,如白石英散(《总录》)。

2、制用(牛乳制、酒制)

(1)虚损:白石英(牛乳制)与黄芪、人参(去芦)、巴戟、附子(炮)、肉苁蓉(酒浸炙)、牛膝、菟丝子(酒浸)、吴茱萸(酒浸炙)、甘草(炙)、石斛等,能补五脏,利四肢,益颜色,可治虚损,下元风冷,上焦虚热,如白石英丸(《圣惠方》)。

(2)风寒湿痹:配伍续断、薏苡仁、牛膝、防风、附子(炮裂)、石斛等,可治风虚湿痹,筋脉拘挛,脚弱,不能行步,如白石英酒(《圣惠方》)。

现代研究:X射线衍射曲线证明:生、煅石英未见变化。白石英成分不纯净,混入成分主要来自包裹体和表面附着的黏土质、褐铁矿,也来自加工、炮制器皿(硬度低于白石英)被划伤而带入的成分。白石英基本由二氧化硅组成。二氧化硅在100℃水中的溶解度,当pH值介于4~8间,仅在0.01%数量级,实验测定值:汤剂生样水溶率为0.15%,煅样溶出率在0.33%,远大于理论值。即溶出物不仅来自石英的二氧化硅,更有分散在水中的黏土质;这在煅样的水溶成分(包括Mg、Al、Ca、Fe等)上反映得更清楚。酸溶中Si低于碱溶,Mg、Al相应也低,证明这些成分来自白石英的包裹物,在碱溶成分中随Si量增大而减小的Fe,则来自共存的褐铁矿或Fe质污染。Pb、Zn、Cu等是热液型石英特有的微量混入成分,以硫化物包裹体存在的进入酸溶,分散在石英晶格中的则进入碱溶。煅样可溶性大于生样,其原因除石英粒间裂隙经煅制有所增加外,样品经历了可逆性多形变化(升温约573℃变为六方晶系,体积收缩;冷淬过程回到三方晶系),晶粒产生一系列微裂隙,也增大了与溶媒接触的自由表面。

总结:白石英始载《神农本草经》,并未说明为白色、紫色。从《证类本草》的附图可知,古代的白石英系指石英,主含二氧化硅。古代有将紫水晶与石英混用的,其主要成分相同,疗效相同。后世有以方解石、白云石、荧石(紫石英)混用的,实为白石英的混淆品。现今药用多为石英的粗粒状、致密块状或晶簇集合体。有时由于所含杂质不同,而在色泽、透明度等方面有所差异。

白石英极难溶于水,在pH4~8间溶出量也很小,即使进入体内也不易吸收利用,从古代治疗疾病的范围来看,并非纯净的石英矿物,而是石英与共存的黏土矿物,所以在讨论加工炮制、临床疗效时,不应忽视其所含微量成分。

煅淬能使白石英物理性状发生改变,石英粒间裂隙增大,增大了溶媒接触自由表面,质地变脆,易于粉碎,利于煎出药效。